热电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电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对我国刘易斯转折阶段进程的判断

发布时间:2021-01-21 16:33:18 阅读: 来源:热电偶厂家

对我国“刘易斯转折”阶段进程的判断

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过程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农业劳动的边际生产率为零或很低的第一阶段,农业劳动的边际生产率上升但仍低于非农产业的第二阶段,农村剩余劳动力基本转移完毕、农业劳动力和非农劳动力的边际产出基本相同的第三阶段。  “刘易斯转折点”是判定经济发展阶段和劳动力转移形势的一个重要标志。刘易斯在其提出的二元经济模型中指出,许多发展中国家存在着两个相差甚远的经济部门:即现代化的工业部门和传统的农业部门,前者主要集中在城市,拥有大量的资本,劳动生产率相对比较高;而后者主要在广大农村,劳动生产率极其低下,农民只能维持最低的生活水平。只要工业部门能够提供稍大于维持农村人口最低生活水平的工资,农业部门剩余劳动力就会持续向工业部门转移,为工业部门的扩张提供无限的劳动力供给。这个过程一直持续到剩余劳动力消失为止。到了农村没有剩余劳动力时,将出现劳动力由过剩向短缺的转折点。这一转折点被称为“刘易斯拐点”。  实际上“刘易斯转折点”的到来不是突然的,而是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渐进过程。在拓展的刘易斯模型中,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过程被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农业劳动的边际生产率为零或很低的阶段,在这一阶段,农村劳动力对非农产业具有无限供给的弹性;随着非农产业扩张和大量农村劳动力转移,经济发展进入第二阶段,在这一阶段,农业劳动的边际生产率上升,但仍然低于非农产业,这一阶段持续的劳动力转移将导致工资上涨;第三阶段是农村剩余劳动力基本转移完毕,农业劳动力和非农劳动力的边际产出基本相同(或者说,传统农业部门与现代工业部门的工资水平大体相当),在这一阶段,二元经济基本消除。  上述过程有两个关键性的转折点:刘易斯第一转折点,是从第一个阶段向第二个阶段的转换,也就是劳动力供给从无限剩余转向有限剩余的阶段;刘易斯第二转折点,是从第二个阶段向第三个阶段的转换,也就是有限剩余的劳动力被完全吸收殆尽。从第一转折点到第二转折点的时间,就是刘易斯转折阶段。  从一些国家的经验来看,刘易斯转折阶段需要经过数十年的时间,但后发国家的这个跨越时期有显著缩短的趋势。美英等国大约经历了六十年到七十年的时间,而日本和韩国大约用了接近二十年的时间。在刘易斯转折阶段,除了普通劳动力工资的持续快速上涨,日本、韩国在城镇化率、农业就业比重等方面也出现一些共同的特征,如完成刘易斯转折时城镇化率都高于60%、农业就业比重都低于20%等。  刘易斯转折阶段总体进程的国际比较  目前,我国已经进入了刘易斯第一转折点,预期到2025年—2030年期间,我国将基本完成劳动力转移,到达刘易斯第二转折点,进入二元经济彻底终结、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新阶段。  自2004年开始,首先在珠三角地区出现“民工荒”现象,以后几年“民工荒”现象愈演愈烈,到2010年前后,不仅是东部地区,甚至中西部地区也开始出现招工难现象。我国正在经历着劳动力从无限供给到出现短缺的转变,目前已经进入了“刘易斯第一转折点”。  从国际比较来看,我国的情况与日、韩开始进入第一个刘易斯转折点的情况尚有差距,产业结构变动提前而就业结构、城乡结构和城乡居民收入均衡程度都滞后。  结合相关理论和国际经验,我国刘易斯第二转折点到来时间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来考虑:  一是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程度。根据目前我国农村剩余劳动力供应特点,采用DRC—CGE模型对新增劳动力转移进行供求模拟,结果显示“十二五”期间我国每年新增转移劳动力大约在800万人—950万人之间,2016年—2020年每年约为600万人—750万人,而2021年—2025年间约为500万人—600万人,2030年前每年新增转移劳动力约400万人。这其中包括了通过上大学等途径实现的劳动力转移,农民工转移总量少于转移人数总量。根据模拟结果,“十二五”期间我国每年将新增农民工500万人—600万人,“十三五”期间为350万人—450万人,2020年—2030年间每年新增200万人—300万人,到2028年前后农民工累计将达到2.9亿人。  根据模拟结果,预计到2020年农业从业人员约在2.14亿人,到2025年将减少到1.85亿人左右,到2030年将减少到1.6亿人左右。而一般估计我国农业需要的劳动力数量为1.8亿—1.9亿。也就是说,2025年—2030年我国剩余劳动力转移将基本完成。  二是农业就业的比重。经济增长将带来非农劳动力就业的持续增长。根据DRC—CGE模型的模拟结果,中长期内我国农村劳动力仍将持续向二三产业转移。预计到2025年,农业从业人员将减少到1.85亿人左右,占全部就业人员比重约24%;到2030年减少到1.6亿人左右,占全部从业人员比重21%左右,接近日韩两国到达刘易斯第二转折点时期的水平。  三是城镇化水平。根据国际经验并结合我国特点,预计我国城市化水平的峰值在70%—75%之间。按照目前的发展速度,预计到2020年之后我国城市化率才可能超过60%,接近日韩两国到达刘易斯第二转折点时期的城镇化率水平。  基于上面的分析,从理论上来看,预期到2025年—2030年期间,我国将基本完成劳动力转移,到达刘易斯第二转折点,进入二元经济彻底终结、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新阶段。  我国刘易斯第二转折点有可能提前到来  目前,我国有效剩余劳动力规模已经很小,预计农村有效剩余劳动力将在“十三五”期间基本实现转移,这些都可能使我国刘易斯第二转折点提前到来。  1。我国有效剩余劳动力规模已经很小。  根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的估算,虽然我国农村剩余劳动力总量还有1亿人左右,但其中有6500万左右是40岁以上的人口,不是有效剩余劳动力。农村剩余劳动力中真正可外出务工的只有不到3500万人,也就是说农村有效剩余劳动力只有3500万人左右。由于对不同年龄劳动力的需求量不同,而不同年龄劳动力之间又不可能完全替代,因而仅仅增加就业总量,未必能解决特定年龄群乡村劳动力的就业问题,反而可能在某些年龄群的乡村劳动力(例如中老年劳动力)依然剩余的情况下,造成另外一些年龄群的劳动力(例如30岁以下劳动力或技工)供不应求。  2。农村有效剩余劳动力将在“十三五”期间基本实现转移。  “十二五”期间,我国城乡新增劳动力约4000万人,其中农村新增劳动力约2000万人(假定农村新增劳动力占全国的50%左右)。另一方面,农村转移劳动力将增加约4300万人,扣除农村新增劳动力(从实际情况来看,可以假定新增劳动力全部外出就业),存量转移约2300万人(4300-2000=2300),则“十二五”末期有效剩余劳动力仅有1200万人(3500-2300=1200),按照常规的转移速度,这些有效剩余劳动力将在“十三五”中期转移完毕。也就是说,我国刘易斯第二转折点实际上有可能在2017年左右来到,2020年前我国将可能完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刘易斯转折进程。这也意味着,在未来10年左右的时间里,以农民工为主体的普通劳动力工资仍将保持较快增长,这对于我国改善收入分配结构、加快产业结构升级都具有重大意义。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