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电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电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产业扶贫扶大户还是扶贫困户

发布时间:2021-01-21 16:53:56 阅读: 来源:热电偶厂家

产业扶贫:扶大户还是扶贫困户?

2012年6月14日,国务院扶贫办公布了最新14个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将之作为新阶段扶贫攻坚主战场。大别山片区是其中之一。其集革命老区、边远山区、贫困地区、库区、地质灾害易发区、生态功能区于一体,涵盖鄂、豫、皖三省36个县。按照此前公布的《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11年—2020年)》要求,目前,大别山连片特困地区正在制订新的规划。新格局将直面哪些难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近日对大别山地区部分区县进行了调查采访。  扶贫款多花在大户和龙头企业身上  盛夏的六安霍邱姚李镇关山村,山清水碧,层峦叠翠,生机勃勃。关山村村支书叶克宁告诉记者,麻黄鸡养殖是该县重点扶持的养殖产业之一,在姚李镇一带已经形成了“全鸡产业链”。扶贫离不开区域发展、离不开产业,贫困地区如何发展产业?靠山吃山,林下养鸡让姚李镇不少户都发家致富,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些人,鲜有贫困者身影。  8月14日,记者到达时,31岁的吕琴正在给麻黄鸡喂中药拌的饲料,她告诉记者,中药主要用于预防鸡上呼吸道因天气潮湿而感染。  见到记者,吕琴忙于给鸡喂食,一点和记者说话的意愿都没有。以下是她和记者简短对话。  “政府给了5万元,2年时间,养殖场年收入就有6万元。”吕琴说,老板不在,其他事她不清楚。  “你有养鸡技术,为什么不自己养鸡?”  吕琴低下头:“没有钱。”  “这个养殖场带动多少农户?”  “现在农户少量养殖很难,防疫这一关就过不去,千只以下的农户一家都没有。”  “这个养殖场的老板是贫困户?”记者转问叶克宁,他有些支支吾吾:“贫困户缺资金、缺能力,这样的项目干不起来,政府扶持资金少,不能两全。”  看来,政府扶持的是大户而不是贫困户。  一进入金寨县白塔畈乡桥店村,映入眼帘的是漫山遍野的油茶林,一株株油茶树上挂满了果子。记者在路边牌子上看到,该片茶树是金寨县农业综合开发示范点,财政坚持连续扶持、集中连片、规模开发和坚持土地治理与产业化经营“两类”项目相结合,项目区做到了一年一个点、两年一条线、三年连成片,建成了高标准、形象好、效益优、影响大的农业综合开发示范区及油茶示范种植基地。  标志牌显示,目前,在白塔畈农业综合开发项目区,已建成高标准早实丰产油茶基地8700亩。2007年春首批栽植的300亩三年生油茶苗已经挂果,预计2015年全部进入丰产期,亩均产油50公斤以上,产值3000多元。  “这8700亩目前都是我们公司的。”大别山科技公司总经理任绪堂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山场是老百姓的,公司每年每亩50元租金,25年租期。“种茶树公司不赚钱,我们有3万吨油茶籽深加工生产线,原料不够,每年秋天果子成熟后都要派人在全国各山区收果子,投资基地主要是解决原料不足问题。”任绪堂说。  “上面出钱把山整好、渠修好、树栽好,这样的好事农民哪能享受得到?”71岁的白塔畈乡桥店村村民郑邦成接受记者采访时很不平,“公司说1亩地赚3000多元,可我们拿到手的租金只有25块,不连在一块的山场公司还不租。”  虽然租金少,但郑邦成说,他和村民还是希望把每家承包的山场全部包出去。“一场雨一场草,一家几亩山,没承包的也都给草拽住了,半山腰用水全靠天,平地都没钱修水渠,山上更修不起,再说,茶树这种东西,以前没种过,修枝打药要技术,俺们哪会?”  “这个产业前景好,但靠农民不行,要靠龙头带动。”六安市原林业局局长张作仿告诉记者,大别山科技公司也是地方政府请来的,“一开始,没有利益,企业不愿意承包,得哄着企业干、带着企业干 ,现在结果了,看见实实在在好处,企业才愿意加大投资。”  至于大别山科技公司对农户带动作用,郑邦成说,茶树管理不像蔬菜等其他经济作物,除草、摘果等环节需要劳动力不多。“我这把年纪帮人打小工一天还100块钱,给公司割草一天才40块钱,只有实在找不到活干的人才愿意给公司帮忙。一家几亩山,一年租金不到100块钱,还不够请一个小工干一天活。”  “现在都是有关系的人才能弄到上面的钱,一般老百姓都没有份,穷人就更别提了。”郑邦成说,“大户和企业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都是他们说了算,根本不会理老百姓,国家扶贫的钱应该补在穷人身上,受益主体应是农民。”  采访中记者发现,这样的例子随处可见。政府为了发展产业,把扶贫的钱花在大户身上、花在龙头企业身上,希望这些大户和龙头企业带动百姓致富,但现实中,这种带动作用却非常有限。  “我们寿县以前是国家扶贫重点县,现在还是。富有不同富法,但贫穷大抵一致。从实际来看,产业扶贫,不能发展两头在外产业,必须让老百姓也能分享到产业链附加值,现在有的特色农产品是转化成了更好收益,但农民只能靠出售初级产品谋生,企业也不能提供充分就业岗位,结果国家的政策都让企业享受去了,老百姓对此还更加怨恨。”安徽寿县政协主席戴克奎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产业扶贫:制度设计最关键  “我刚从镇上打工回家办点事,顺便来茶园转转。”8月15日,六安市裕安区独山镇独山村村民程政昆见到记者很意外,他告诉记者,如果不是事先约好,在茶园很难找到懂技术的茶农。当地茶农一般谷雨前后2个月采茶,秋后剪枝、施有机肥,其他时间不需要太多管理,大多数劳动力摘完茶后都出去打季节工,留在村子里多是老人和孩子。  程政昆告诉记者,他家3亩茶园,今年净收入4万块钱,每家每户自己种、采、抄。“我们村没有一家流转,但都加入了合作社,因为不管是企业还是合作社,流转承包费太高他们出不起,便宜了茶农不愿意。”  “以前没有加入合作社,每家每天摘的鲜茶到大市场上卖,好的坏的在一起,根本卖不上价。几年前加入合作社,合作社有自己品牌、不收鲜茶,只收新抄好的皮茶,再加工统一包装出售。合作社对摘茶技术、抄茶火候和茶叶季节要求很高,今年谷雨前一斤皮茶600块,谷雨后价格掉了一点,为了统一技术 ,每年都对社员免费培训。”程政昆说,合作社赚再加工和销售的钱,茶农赚生产和初加工钱,共同维护品牌,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合作社和农民合作很好。“这几年瓜片走高端品牌路子,不加山上毛竹收入,每家每年至少都净收入3万元以上,村子里贫困户早已脱贫。”  对独山村做法,镇党委书记周锋告诉记者,农民要怎么做他们都不管,政府只引导合作社做好品牌和统一技术培训 ,由合作社通过市场方式引导农民选择能发挥当地资源优势、具备一定基础、市场前景好、投入产出比较高、能稳定脱贫的产业项目,农民当然欢迎。  “搞品牌培育、技能培训、职业教育,都不是一日之功。但不能因为难度大、见效慢,就放弃,我们一直认为,如果把扶贫的钱花在富人身上,花在公司身上,这样的亮点不要也罢。”周锋说。  “贫困户之所以贫困,根本原因是发展能力不足。片区发展强调区域发展,发展离不开产业。各地都在搞产业扶贫,思路是对的,但不能劫富济贫,如何选好产业项目是关键。很多产业扶贫之所以失败,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选择项目时没有很好考虑当地实际。政府应把眼光放的更长远一些,产业发展初期就要进行合理规划,用政策手段吸引更多龙头企业进入,不一定非要真金白银补贴,只有构筑起完整产业链条,农民收益才能更稳定、更丰厚,形成制度,产业扶贫之路才能越走越光明。”戴克奎说。相对于物质扶贫(包括财政“转移支付”)、科技扶贫、文化扶贫、教育扶贫、医卫扶贫、地区之间结对扶贫等诸多扶贫形式,当下,最当紧也是最关键的应是制度设计。

隐睾症为何会剥夺你做父亲的权利

在厦门那家医院做人流安全

高碑店牛皮癣医院

前列腺炎的主要症状有哪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