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电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电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巫山现千年古墓墓主姿势成谜重庆新闻资讯生活dd

发布时间:2021-01-21 01:37:18 阅读: 来源:热电偶厂家

巫山现千年古墓 墓主姿势成谜 - 重庆新闻 - 资讯生活

考古专家们闻讯后赶到现场,确定其为汉代古墓,可随着考古工作的逐步展开,考古工作者们却在汉墓底部的泥土中,赫然发现了一片5000多年前的墓葬群。这个墓葬群与其它古墓有着明显的不同,因为其中埋葬的墓主,大多像婴儿一般蜷曲身体“沉睡”着。

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蜷曲着身体被埋葬?为什么有些人身上插着骨镞?一个墓葬里至少排列着6具人体骨骼,又是什么原因?

这个生活在5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族群,带着众多的谜团破土而出,有些谜团在考古专家们的研究中得以破解,有些却可能永远无法破解———他们就是世界闻名的巫山大溪人。

重见天日

怎么被发现的?

水位下退裸露出来

古墓是怎么被发现的?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白九江说,今年4月,随着三峡库区水位下退,巫山县文管所在对巫山县曲尺乡长江消落带进行巡查时,发现了一处裸露在外的古墓群。

“裸露在外随时有被损坏和盗掘的危险。”巫山县文管所副所长裴健说,4月下旬至6月下旬,他们与市文化遗产研究院联合组成发掘队伍,对墓群展开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工作。

随着发掘工作的开展,一片面积约3000平方米的墓群出现在了考古工作者们的面前,墓群前临长江、背靠大山,地形为江边缓坡台地。

“墓群发掘前就存在少量盗洞,部分墓葬已遭到盗扰。”白九江说,结合墓群现状,考古工作者们对受损较严重的区域开展了发掘,共清理出新石器时代至汉代墓葬40座,灰坑10个,出土文物标本300余件。

而在此次发掘中,考古队员们最重大的收获,就是发现了又一处新石器时代大溪文化的遗存———10座大溪人的墓葬。白九江说,10个古墓中,包括两座直肢葬古墓、7座屈肢葬古墓和1座多人合葬墓。

有什么随葬品?

充满着自然的元素

常见古墓葬中随葬金、银、铜器不同,大溪人的随葬品,充满着自然的元素。白九江说,大溪文化中期,人们对于装饰品有着特殊的嗜好。在以往发现的大溪墓葬

里,还发现一些墓主人的颈部缀满了洁白的蚌珠,那些蚌珠是由蚌壳切割而成的小圆片,直径0.3-0.4厘米,中间有小通孔,可以穿系。佩戴的时候,几千枚

蚌珠片串联在一起,之间还串有熊牙,充满了原始、古朴、野性的美。

不过,能够展示这些华丽装饰的人毕竟是少数,玉珥、手镯、臂钏、绿松石坠等则是大家都可以使用的。

大溪人肯定已经产生了一批专业的玉石工匠。遗址的文化层中可以见到一些绿松石矿的碎屑,以及一些玉、石的钻芯,应是当时加工的副产品。

许多墓葬里随葬有磨光的石器,这些石器中最大者约有30多厘米长。

骨器也在大溪墓地中普遍发现,有些墓葬甚至只有随葬骨器,多的数量达几十件,种类有匕、镞、锥等。

除此之外,大溪人的一些陪葬品及其摆放的位置也十分有趣。在一座俯身直肢葬墓中,墓主人的盆骨下摆放着一枚动物肢骨,而这种现象并不是绝无仅有的。白九江说,大溪人可能存在一种生育方面的观念。

相关链接>

今年发现数个文物点

每年的4月到10月,对三峡库区各区县的文物工作者们来说,是最为繁忙的季节。在长江退水的这半年里,文物工作者们组成的巡逻队在长江两岸巡逻。

这片半年藏于江底,半年露出江面的地带,被称为三峡库区消落带,如今已成为后三峡文物保护的重点地带。白九江说,仅今年,就在这片消落带中,发现了包括忠县冶锌遗址、巫山大溪墓群、涪陵新石器时代遗址在内的数个文物点。

你肯定会问,三峡成库之前,不是已经对库区两岸的文物点进行过抢救性发掘了吗?白九江解释,三峡库区抢救性发掘期间,只是选取重点区域进行保护发掘工作。还有许多文物点,在三峡清库之前并不具备发掘条件。

为了保护这些文物点,我市专门制定了《关于消落区文物保护工作暂行办法》,一旦发现暴露出的文物点,区县文物部门将立即通过电话向市文物局报告,并联系市

文化遗产研究院。在接到线索后的12个小时内,考古工作者们就将赶到现场,对文物点进行调查勘探,并制定相应的保护发掘方案。

白九江说,在2009年、2010年两年里,我市的文物工作者们在这片区域内一共清理发掘了从战国一直绵延到清代的,以墓葬为主的重要遗迹230多座,出土文物标本2400余件。

三大谜团

屈肢之谜:为何蜷曲着“沉睡”?

众说纷纭至今没有定论

常见的古墓中,墓主人基本上都是伸直肢体平躺在墓室之中,而大溪人却明显有着绝然不同的丧葬习俗。在大溪人的墓群里,死者多以各种各样蜷曲的姿势“沉睡”。

为什么以这样的方式入葬?从大溪人被发现开始,这个谜团就一直困扰着学术界,至今仍然众说纷纭。

九江说,对此,考古专家们提出了多种观点,有的认为是摹仿睡眠的姿势;有的则认为当时已有一些解剖学知识,让死者模仿婴儿在母腹内的姿态,方便重新投胎;

还有专家认为,这是专门针对非正常死亡者或凶死者采取的一种葬式;还有一种说法认为,这是为了避免其灵魂出来危害活人。

在白九江看来,无论哪一种观点,似乎都有站不住脚的地方,“大溪屈肢葬也许会成为一个永远的谜。”

镞刺之谜:死者为何身插骨镞?

可能是一种惩罚的结果

藏在大溪人墓葬中的谜团远远不止屈肢葬。

白九江说,在多年前出土的一座大溪人古墓中,考古工作者们发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现象———一名30-35岁的壮年男性,被六支骨镞分别从锁骨、肋骨、胸部等处刺入。

鉴定人员称,被刺的正是死者的五脏六腑,“我们无从知晓,大溪先民对人体的了解究竟到了什么程度,但我们知道,这具骷髅不应当是战争的杰作,而是一种惩罚的结果。”

同样的惩罚手段还在另一座大溪人古墓中得以呈现,墓主的右眼眶上,一支骨镞由下而上紧紧地扎在眼眶上缘,至今仍难以拔出———难道他是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而遭此磨难?

大溪人为何要用这样的惩罚方式,这个谜团至今也无法得到解答。

合葬之谜:一座墓为何埋多人?

合葬是大溪人丧葬文化

如果你去过三峡博物馆,你一定对远古巴渝展厅中那座数年前巫山出土的多人合葬墓印象深刻。在此次的发掘过程中,考古队员们也发现了一座罕见的多人合葬墓。

“多人合葬墓初步可辨骨架有6具。”白九江说,大溪文化属母系氏族晚期至父系氏族萌芽的时期,多人合葬并不常见。目前,这6位死者的年龄与关系等还需要进一步判断。

白九江说,多人合葬是大溪人的丧葬文化。大溪人墓地里,有三人合葬墓、五人合葬墓的家庭式墓葬,也有夫妻合葬墓、母子合葬墓等双人合葬墓。“我们曾在一座男女合葬墓中,看见男性墓主人仰天而躺,旁边的女性墓主人侧身而迎,身体微屈,体现出男尊女卑的地位差异。”白九江说。

大溪人对祖先是充满敬畏的,尽管他们的墓葬重重叠叠,但后逝者的墓一般不会打破祖先的墓。偶尔不小心破坏了祖先的墓葬和人骨,他们会将那些挖出的人骨随之一起安葬。

西游转转乐

中国福利彩票APP

吟龙诀破解版

全民娱乐2.0下载地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