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电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电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六年的错身失落[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24:11 阅读: 来源:热电偶厂家

人生有无数次的离别,也有数不清的相聚。在离别与相聚的过程中,有些事情在我们生活中的位置发生了变化,而更有些场景,因为裹在时间的幕布里,我们到最后才看清它的真实面容——在这种时间的错位中,我们失去了很多重要的东西,比如一个朋友, 比如一种感觉,比如一份再不能重来的心动和心灵的期冀……李诗说,属于她和郭超的那份共同的心动和心灵的期冀,存在于后来那六年的每一日每一夜,但是因为命运的捉弄而彼此并不知晓,于是,六年的错身失落,成为永远无法挽回的遗憾。

若干年以前,我是一个喜欢把自己的心情折进纸星星里的女孩,从来没有人发现我折的星星有什么异样,也从来没人知道,原来我除了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之外,还有着那样执著的性格。

那年我读高一。下半学期时,班里转来一个男孩郭超,他有着阳光的外形,1米80左右的身高,微卷的头发,几乎吸引了全班的眼球——但是,惟独我没有注意到这个变化。由于家庭的影响,我长期以来养成了排斥外界(尤其是异性)的性格,所以我不容易注意到陌生人,这一点,我以前的同学都深有体会。所以,我的朋友一直很少。

郭超来到我们班的第一天,就被老师径直引到了我旁边的座位上,从此我结束了高中半学期的单人一桌的生涯。

坐定之后的郭超十分热情地和我打了个招呼,还投来一个灿烂的微笑。谁知我当时竟然给了他一个连我自己都觉着冷的冷漠回应,我的口气很像是对初来乍到者的教训:“我和你只是同桌,少套近乎。”随即抽出一张彩色长条纸和一张小纸片,在纸片上写下:别了,我的单桌生涯。然后把它们折成个纸星星。郭超见我在一张小纸条上写着什么,然后塞进纸星星里,好奇地问:“你折星星为什么还要塞小纸片进去?” 我一听他这么问,便知道他在观察我的一举一动,于是气急败坏地回答:“关你什么事?八婆!”我想:这人怎么这样?我岂不是从此一点隐私都没有了?有了同桌就是不自由。

但不管怎样,事实上,我接下来的高中生活,因为郭超的出现,而发生了很多变化。

对于我而言,他的确是一个热情的同桌,并是一个很希望和别人交流的同桌,而我与他虽然在距离上最近,在心灵上却是最远——我指的是在最开始的那段时间里。

后来,有男生故意趁我在教室的时候“悄悄”对郭超耳语:李诗这个人沉默寡言,你有没有觉得无聊啊?如果有,你可以换座位的。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句话很敏感,一下子便听见了。我不由自主地看过去,郭超正好也看向我,微笑着,若有所思道:“不会啊,其实我觉得李诗人很好的。”听了这话,我忽然发现自己并不觉得反感,反倒有了些窃喜,似乎就是为了有人在公开场合那么正式地用语言肯定了我。后来,女生们也会用妒忌的口气对我说:“李诗你好幸运,能够坐在郭超旁边,让人羡慕哦!”每次她们这么说的时候,我都会在瞬间便恢复了自己最惯常的冷漠状态,说:“是吗?应该是他坐在我旁边吧!你们若喜欢,就换座位好了,反正我已习惯一个人坐。” 通常这时,郭超都会仔细地听一下我那满不在乎的回答,然后貌似不经意地转过身去。

我不得不承认,郭超是一个很受同学们欢迎的人;我也不得不承认,在很大程度上讲,自己是因为不喜欢和别人接触,所以才以冷言冷语应对他——只有这样,我才不会让自己经常因为心理上的隔阂和怯意而羞愧和脸红。说到底,我是个把自己封闭起来的人。于是,当人群散去,我又会抽出一张彩色长条纸和一张小纸片,写上: 郭超和我是不同世界的人,如果我对他有不同别人的表现,那么我世界里的秩序便乱了。

其实,年少时,我们表面上拒绝或者承认的东西,也许在若干年后,正是我们需要接受和肯定的东西。一切的转变和不确定性,都与特定的环境因素、心理因素以及成长特征有关,如此,当我们在人生的不同阶段面对诸多的事物表象时,一定要尽可能保持内心的安静,而不要急于界定些什么。以后的日子,我和郭超的同桌生活有了些许微妙的变化,比如每天我们那陌生又熟悉的眼神都会有所交叉。上课时,我不经意地看了他一眼,刚巧他也正看着我,于是出现了第一次的脸红,并迅速避开。后来,久而久之,遇到这样的情况多了,我们就用微笑来稀释尴尬,而我的心里,会慢慢滋长出一股说不出的甜味。

或许是因为冷漠的女孩比较神秘,也或许因为热情的男生比较容易感染人,所以当我和郭超的“同桌”关系日渐稳固后,彼此竟会有种“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平生邂逅感。我们渐渐熟悉了,我们渐渐开始用语言交流,我们渐渐习惯把对方放进自己的日常生活中……后来,我们之间最大的“进展”是,我们可以在对一个问题交流看法时,惊讶地发现我们的结论是那么的相似,并举起双手,击掌庆祝(自然是在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

一晃就是一个学期。

这天放学,在校门口,我那残破的家庭里的另外两个成员——我的爸爸、妈妈来找我,他们两个人一边一个地拽着我,说着一些我并不想听的话。我用力甩开他们的手,禁不住眼泪流了下来。我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么轻易就哭。我擦着那些伤心的泪水,说道:“我不要跟你们走,我要的是一个完整的家,既然你们不能给我,就不要再烦我了。”说罢迈着大步离开了。

那一场景正巧被不远处的郭超看见,他没有走。我努力不让他看见自己哭的样子,但是郭超还是堵住我的路说:“原来你是因为家庭的关系才这样冷漠的。”“和你有什么关系,少管闲事。”我又恢复了老样子。

“我找你是有事想告诉你,下学期我要移民去加拿大……”他接着说。“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和我有什么关系?莫名其妙。”我说完这话掉头就走了,他没有追来。

但是在回家的路上,我却因为他说要走的事,愣了好久。第二天,本想找机会和他说“保重”。但是没等我先说,郭超就说请我教他折纸星星,折完之后他还效仿我塞了个小纸条进去。那天,他把那颗纸星星送给了我,说:“就当做是拜师之礼了。”我欣然接受了。

此后的日子,我不提家里的事,他也不提出国的事,我们只是一起上学,一起回家,有说有笑的,似乎越来越投机了。

后来,这些情景让班主任看见了,他找来了我们的家长,于是我们的关系在最后那段时间里,不得不表现出被浇了冷水般的降温状态。终于到了郭超要走的前一天,天下起了小雨,在轻轻柔柔的美丽雨丝里,我送了一件礼物给他,并要求他到达目的地之后再打开。

我知道,几天后,当郭超打开那个盒子的时候,首先会发现那原来是一个装满纸星星的玻璃罐子,那时他会想起从前的我总是把小纸片塞进星星里。当他正想把星星一个个拆开时,发现一张单独的纸条对他说:“如果你想拆开我用心折的?心?星,那就一天拆一个吧,总共是2190天,悠着点儿哦。”

郭超后来对我说,在那几年里,他每天回家的必修课就是拆我的星星,每次都是兴冲冲地打开,然后垂头丧气地等待明天。最后,当他终于拆到了第2188颗星时,发现里边总算有了一张有内容的纸条……那上面是我在六年前想对他说的话:“郭超,不管你怎么想,我都要告诉你,我喜欢你。六年后的今天,在学校门口见。等你,李诗。”

六年后的郭超,注定是失约了,但又能怨谁呢?命运在错身之间,便带走了六年的光阴,连同我在当年对郭超的感情。

过了那个约定的日子,我也要搬家了。收拾东西时,我看见了当年郭超“拜师学艺”后送我的那颗纸星星,情不自禁地拆开——天,那张纸条上面竟然写着郭超熟悉的字迹:“李诗,我喜欢你,你愿意接受我吗?郭超。”

我的手一颤,那张纸条落进了火盆里,渐渐变成了灰烬。泪,打湿了我的双眼,同时也浇熄了我心中的无奈。

时间真的很残酷,当它证明一切的时候,我的“六年”已匆匆滑过,再没有“六年”可以等待,再没有“六年”可以蹉跎,再没有“六年”里的人可以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